棉塘

我有女朋友了

红玫瑰

#龙龄

#新专场托妻献子萌生梗

#ooc,血腥爱情故事

01

王九龙的新婚妻子是个完全符合社会标准的贤妻良母,孝顺温柔,体贴入微,细细的腰,软软的齐肩长发,我见犹怜地小鸟依人在高大的王九龙身旁。

窈窕淑女,才子佳人。相配相衬,甜甜蜜蜜。

王九龙揽着妻子的肩膀向张九龄介绍:“江袁,我的妻子。”

江袁冲王九龙害羞地一笑,王九龙也不藏掖,大大方方地在众人面前亲了一口。

“别~人看着呢!”娇妻的纤手软软地抵在王九龙的胸膛前,没半分气力的模样。

“你耳朵都红了。”

“你!你讨厌!”

好一对新婚夫妇,大白天就要让人自瞎双目。德云社众人揶揄着,哄闹着拿他俩砸挂。

“哦忘了介绍。这是我师哥,张九龄。”

“哦,您好!”

“嗯。”张九龄淡淡地伸出一只手。

这是江袁第一次接触张九龄,不同于舞台上的活泼俏皮,私底下的张九龄真的是人冷话也少,聚会从头到尾也没见他说过几句话。

染了鲜红色的新指甲放上张九龄的掌心,张九龄的手比王九龙的手小上一圈,刚好能包住江袁的。

王九龙一直在旁边看着,突然横插进来夺去了江袁的手。

众人起哄:“哟!这醋劲!”

王九龙笑,把江袁整个抱进怀里。

“我媳妇,谁也不让碰。”

02

江袁是一位普通上班族,工作朝九晚五。王九龙因工作原因两人结婚后也是聚少离多,但江袁表示理解,现在是丈夫工作的上升期,这点事九龙每次发个微信通知一声江袁回知道了就过去了。

有一天直到晚上十一点江袁也没有收到微信,讯息不回,电话不通,她想王九龙可能是庆功宴太嗨忘回她了,哪个男人没有犯糊涂的时候?可江袁心里就是七上八下,坐立难安。

凌晨四点,门开了。

进来了醉醺醺的王九龙和扛着他的张九龄。

江袁急忙去接,但张九龄摆摆手,示意让他来。一米九几的大个,江袁怎么搬得动?江袁愣了一下就马上让开领路去卧室。

“九龄……师哥……”

王九龙倒在床上,硬抓着张九龄的手不放,他力气大,其力道差点把累挎了的张九龄拽到床上去。

江袁惊奇地睁大眼睛,相处一年了她从未见过王九龙这样的黏腻劲,像个讨糖的三岁小孩。

“楠楠,乖,先放手。”张九龄很无奈,他哄着王九龙,用手轻拍他的手腕,他是那么温柔,像哄小孩吃药外裹的那层糖衣。

“不。”

王九龙笑得憨傻,语气却坚绝地让江袁心头一震。

03

将人送出家门太阳已经露天了,江袁忙不送地鞠躬道谢。

“抱歉抱歉!下次您再来一定好好招待!”

“不了,没事没事。”

张九龄挥挥手,背过身就走出去。

出门是一条绿荫小道,江袁上班的时候总是抱怨这条路上有太多垃圾。但是在这个阳光初盛的清晨,白衣少年行走在光驳树影下,渐行渐远的背影如画一般。

江袁犹如着了魔,就这么望着张九龄的背影一直走出去,走出去,直到消失在视野里。

最终江袁只能定论:美人。

张九龄是一个美人,不论性别不分国界的那种让人挪不开视线的美人。

他美的不是相貌,而是一种气质,从灵魂中淬出来,从言行举止中散发出来,让人情不自禁地被吸引。

只有这样她才能安慰自己那只不过是被惊艳到的心跳声而已。

突然回想起她曾经问过九龙师哥,九龙是这么回答她的:“我的师哥?哦!那人啊,长得可好看了!”末了又突然警觉“你可不能喜欢他!你只能喜欢我!”

弄得江袁哭笑不得,连声应诺才是。

这么一想,九龙也确实没有骗她。

04

安稳日子过了有一年半载,江袁和九龙商量着要个孩子,趁着父母健在,让老两口抱上孙子安心。

“嗯。行,听你的。”王九龙半眯眼睛,吻随即落下来,江袁颤抖着迎合,她紧紧地抱住王九龙,脑海中不知怎么闪过了张九龄告别时的挥手。

骨筋分明的手,向下蜿延的手臂曲线,腕骨上灼目突兀的一圈红痕。

“老公……快点……”她喘息着,嗫嚅地在王九龙耳边吐字。

平日王九龙都会很温柔,今天也一样。但今天江袁不想要王九龙那么温柔了,她想要王九龙更加粗暴更加狼戾,她自愿承受。

她向王九龙完全敞开了自己。

05

江袁再一次见到张九龄时,王九龙已经去了英国,学艺工作两年。

四年了,王九龙还没有回来。

这四年,张九龄几乎每天来江袁家浇花。

说起来很奇异搞笑。但事实真是这样,江袁和王九龙把一切工作都做了,但孩子一直没怀上,检查也无法查出问题。而德云社有了一个出国学艺工作的机会,本来是张九龄要去的,王九龙去了。

“我真的很想去。孩子的事我们也不要着急,就两年时间,我会定期打电话,两年一到,我立马回家。”王九龙说这话时不断地在亲吻江袁,江袁经历了一场久违的激烈的性事,自从检查无果后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性生活了。

江袁无法说出拒绝的话,在黑暗中她看不清九龙的眼睛。

突然有某一天,张九龄出现在了自家的阳台上,他穿着一件白衬衫,脸上带初见时那种淡淡的微笑,右手喷壶,左手杀虫剂,对她说:“您好,九龙叫我来浇花。”

玫瑰红艳,绿翠欲滴,那个人就这么站着,玫瑰失色,绿叶凋愁,阳光爱慕他的脸颊,露珠亲吻他的嘴唇,星辰盛满他的眼睛。

江袁再一次看着张九龄失了神。

她想起红玫瑰炽烈直白的花语:我爱你。

那一晚她彻夜未眠,梦里全是张九龄。

06

张九龄严谨遵守着时间,他五点钟来浇花,偶尔剪枝锄草,忙活忙活着,六点钟就走。

“留下来吃晚饭吧。”江袁停在门口,笑着不知第几次邀请张九龄。

“不了不了,再见。”

张九龄招招手,走掉了。江袁一直盯着他走远,直到背影再也看不见。

这四年来,一直如此。

江袁退回屋内,她从卧室拿出一把大剪刀,脸上还保持着微笑,她疯狂地冲进阳台把那些开得无比鲜艳的花剪断剪烂,枝叶残乱,花瓣遍地都是。

她俯下身,捧一把,深闻其芬芳,再毫不留情地碾碎于脚后跟。

“老公,明天是我生日,你真的不回来吗?”

“……抱歉,我签证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整整两年,王九龙因签证不合规而无法回国。

而整整四年,王九龙和江袁只字不提张九龄,一个不说,一个不问,保持着安全距离又在一步步靠近危险边缘。

“那好吧,爱你,再见。”

“我也爱你,袁袁,再见。”

07

江袁的生日过得很快乐,她终于得到了她梦寐以求的东西。

08

第五年,王九龙回来了,他带来了风尘也带回了资本。

江袁打开门看见了明显消瘦的王九龙,她热情地拥抱了他,而王九龙动也不动。

那时候江袁已经怀孕五个月了,肚子圆滚滚地贴紧了王九龙的小腹。

身后,张九龄出现在林荫小道上,手里拎着一袋蔬肉与一个新的喷壶。

张九龄与王九龙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单方面的争吵。

“你怎么能这样!!!给我戴绿帽子!!!!你能啊你!!!!张九龄!!!!”

“说话啊你!!!!!张九龄!!!!!”

“张九龄!!!!!”

江袁被推出门,隔着一面门板,她听见里面地动山摇的碰撞声与破碎声,夹杂着王九龙的哭喊与嘶吼。

慢慢到了后来,声音变哑了,变得一声比一声低一声比一声小。

“哥,张嘴,说话——”

“师哥,看我,说话。”

“元元,别睡了……睁眼,看我。”

警察和江袁一齐破门而入,客厅里一片狼籍,王九龙抱着头破血流的张九龄昏昏沉睡。

09

张九龄昏迷第四天,王九龙与江袁办了离婚手续。

“其实你根本不爱我,是吗。”

站在曾经的爱巢里,江袁对正在收拾东西的王九龙说。

“张九龄也不爱你。”

江袁的身体猛地一颤。

王九龙站起身,笑容满面地把江袁逼到角落,他用手温柔地抚摸江袁隆起的肚子。

“如果我也拥有你那个器官,我也会去勾引他,他会不得不对我负起责任,那他就永远不会离开我。”

江袁浑身冰冷,如坠地狱。这个她曾经最爱的少年正把剪刀锋利的尖口对准她的肚皮。

“九龙……不……不要……”

“江袁,你知道吗?九龄就是喜欢你这种女人,温柔,贤惠,小鸟依人。但他最心疼的人还是我。”

每说一个词,江袁的脸就白一分。

恶魔般的低吟在她耳边循循道来。

“能绑住一个人在身边的,从来不是爱,而是羞——愧——啊!”

10

医院,张九龄醒来。

病房床头,一束鲜艳的红玫瑰正在盛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