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塘

我有女朋友了

Present04

#多宝丸X百鬼丸

#微原作基础的现代pa(?)

多宝丸在百鬼丸的掌心划下自己的名字,他对百鬼丸强调到:“多、宝、丸,就是这么写的,快记住!我不会再教你了!”

一边说的瞬间又快速在掌心又写了一遍,龙飞凤舞的,是很掩饰性的马虎的草书。

百鬼丸似乎为表已记住了,也在多宝丸的手上写,多宝丸屏息疑神地看,他必须要很专注才能记忆下百鬼丸划过的不带痕的笔画串成字。

“百、鬼、丸”

喂,不应该写我的名字吗?多宝丸没把心中的抱怨喊出来,百鬼丸的笔画没停,他继续写着,每一个字都方正地被圈进多宝丸的手掌中心。

你的名字我早就记住了,即使你不写我也知道。多宝丸的另一只手藏在袖口,他用食指飞快地在虚空中写了两遍百鬼丸的名字。

百鬼,百鬼。

“多、宝、丸”

如果百鬼丸写在纸上,那么这六个字绝对是大小一致,结构规范,队列整齐。

就像这样:

百鬼丸

多宝丸

地合谐地垒在一块,像正方形积木搭上另一块相同的正方形积木。

“你记住了。”多宝丸冲百鬼丸点头,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他轻轻拽住百鬼丸的食指,顺势牵住他的整个掌心。

被完全握紧的触感从掌心传来,炽热的从未感知过的体温好似要烫伤皮肤,百鬼丸对这种事是初体验,他有些迷茫,但更多的却是好奇。

于是他大力回握了过去。

“嗷!轻点!轻点!”多宝丸叫起来,但并没有把手甩开,而是用大拇指有频率地敲打百鬼丸的手背,用动作传达放松的讯息。

百鬼丸本来是紧盯着多宝丸的脸的,他被多宝丸忍痛猛地抖动了一下的灵魂体惊到了,后来手背转来敲击他才反应过来他应该是弄痛多宝丸了,于是才把手放松。

触觉才刚刚发掘,百鬼丸对一切都十分陌生。他最先的记忆是拳头捣进多宝丸腹部的感觉,软却又实,热浪携着潮湿,这突如其来的触感令他大脑一片空白,接着脸颊又遭受坚硬的重击,面前雪白的灵魂体窜得像爆炸的火星,有一股情绪猛地从皮肤相贴的地方烧起来。

百鬼丸不知道那是什么,但那股情绪扇动他与多宝丸缠斗在一起。他是想弄明白的,落叶滚过皮肤又沙又痒,打在脸上的气息又是那么热,血与汗混在一起变得既湿又黏。

另一个人打在身上的拳头,手掌,缠过来的肩膀形状,卡在腰上的大腿肌肉,他们贴得实在太近,百鬼丸都分不清那只手是属于他的,那只腿是属于他自己的,只能靠挥动,踢腿来确定归属感。

精疲力尽下来之后,两只都累得只能瘫倒在地。

琵琶丸笑着走过来鼓掌,“恭喜呀~你恢复触觉了。”多宝丸震惊,他大睁的眼晴里带了太多的疑惑。

“嗯,百鬼丸可能是异变的灵辨者,六感能被某些情绪触发恢复,这么看来,百鬼丸还是有可能拥有一个健康完整的灵体。”

多宝丸望向百鬼丸的目光又变得复杂,究竟是什么事才令得百鬼丸肉身完好,灵体却如此缺残?而情绪又是那种情绪,刚刚心血来潮的一斗又令百鬼丸感受到了什么呢?

“好吧,课就先到这。我先吃饭去了!”

琵琶丸走得潇洒,他回味起多宝丸探究的眼神和对百鬼丸执着的注目。

小子,你想“救”他吗?

哎呀,明明只是个小毛头罢了。琵琶丸摇摇头,不作多想了。他脚下踏着落叶,温暖的太阳光落到他皱巴巴的脸上,他嘴角勾起似陷入回忆中,无神的白眼中竟蕴有几分温柔的眷恋。

Present03

#多宝丸X百鬼丸

#微原作基础的现代pa(?)

那段红绳最终还是被扔掉了。

多宝丸起床的时候百鬼丸已经不在了,多宝丸鞋子也没穿就冲出房去找,冲出走廊时突然听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楼下传下,慈详又饱含力量,一听就知道是倍受尊敬的长者。

“你叫百鬼丸,是吗?”

透过旋转的楼梯栏杆,大理色的地板繁格缕花层层叠叠,一老一少相立而对,多宝丸惊奇地看到百鬼丸望向长者的方向,缓缓地,却不是毫无目的地点了点头。

“你很有天赋呢。”长者微微地笑,他布满眼翳的双眼虽看不清了,但他的心比一般有眼睛的人还要清明。他仰头,角度正对楼梯口的方向,这回他一眼也不慈详了,毫不留情地大声向上喊:

“喂!上面的小子!你还要偷窥到几时!”

这声响,地动山摇,把一整栋楼的人都震醒了。处于清醒状态的多宝丸只觉得耳内轰轰隆隆,犹如一串响竹近在耳边地噼里啪啦,还连不及捂耳朵就是半聋痴呆的状态了。

啊……

清醒过来的多宝丸羞愤地发现自己竟然被喊声震昏过去。他一睁眼就看见百鬼丸坐在凳子上抓着两片全麦面包啃,这次他吃得慢了,一口面包要嚼三四下,百鬼丸非常认真,就好像没什么事情比吃面包更重要了,从侧面看可以看见他鼓出一个包的脸颊,他用力地咬,下巴耸动,唇齿间发出嗞吧的咀嚼声,连小巧的鼻子也随嘴巴的动作一动一动地——这动作使他的整张脸都变得鲜活了,即使他的眼睛还是像塑料珠似的,但多宝丸终于可以真切地确定百鬼丸真的是个人,而不是玩具或人偶什么的。

“少爷…你要用早餐吗?”

反应过来时,多宝丸才惊觉自己一直盯着百鬼丸吃面包,连要洗漱,更衣,吃早餐都忘了!

见鬼了!

多宝丸飞快地窜下床,手忙脚乱地冲到洗手间,他猛地泼了一捧水到脸上,狼狈地对着镜子喘气。镜中的自己眼中充满了紧张与困惑,水沿着他的两颊往下淌,滴嗒,激起水洼的一片波澜。

多宝丸想,还是要找百鬼丸打一架。

用完餐后,多宝丸要和百鬼丸在后院上他俩的第一堂剑术课,而老师正是刚才的那位长者,叫琵琶丸,也是一名灵辨者。

但相比剑术,多宝丸更迫切地想知道他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与百鬼丸沟通的。回想起百鬼丸的点头多宝丸仍感到不可思议,要知道一整天的相处下来,百鬼丸别说点头了,连个正面的眼神也没有给他。多宝丸忿忿不平地咬牙,望着百鬼丸的眼神增添了一分不满。

“我要先休息一下,你们俩先对打一下练练手。”尾声落下了一把木剑,沉甸甸的重量,对六岁的孩子来说,体积也是巨大。可多宝丸不是普通的六岁小孩,即使重,他也不会怨,他只会一声不坑地举起来,挥,斩,扫,转,在短时间内他就表现得轻松上手了。

多宝丸将剑横挥,剑风激起地上的一层落叶,一叶旋飘至半空中,静落下时剑锋已直指一处咽喉。多宝丸居高临下,如火般熊熊燃烧的战意从他的四肢百骸中迸发出来,他阴暗凶狠的目光正对百鬼丸淡漠的眼睛。

那双深褐色的瞳,从初遇至今都是冷漠,极致的空与静,多宝丸从来都不能从中感应到情感与欲求。

但是现在——

百鬼丸转动手腕,木剑在他手中翻面,在多宝丸的眼中,那双玻璃珠子终于极慢地转向了他,沉寂的深暗色块浅晃着碎光,潭水划开清冽的弧波,多宝丸恍惚听见鸟鸣,振翅,无数的刺与火焰从百鬼丸的眼瞳中盛放,如玫瑰,似魅蝶。

剑斩了过来,直逼要害——

“哈哈哈!!!!”

多宝丸觉得,他好久没那么快乐过了!

他大笑地跳跃着冲上去,百鬼丸与他的剑相缴,发出尖锐的碰撞声。多宝丸发疯地进攻,追击,他每一下挥剑与百鬼丸相碰都使他虎口发麻,他与百鬼丸的身上陆陆续续出现伤痕,鲜血,痛苦,纠缠,再纠缠。

最后干脆剑也扔了,用拳头来表达最真挚的情感。多宝丸知道这很野蛮,这不是大少爷的行事画风。但他不在乎这些了,他只是觉得快乐。

这种快乐把他的身体劈开了,他狠狠地揍向百鬼丸的脸,百鬼丸同样狠狠地揍向多宝丸的腹部。他们的眼瞳中闪耀着同样的光,他们感受到了同样的快乐。

“!!”百鬼丸张开嘴,如果他能发出声音,那么他发出的肯定是一声激烈亢奋的嚎叫。

‌“触觉嘛…”琵琶丸摇摇蒲扇,在树荫下悠然瞧着远处打得难舍难分的两少年,突然他噗嗤地笑出声来,爽郎的笑声高高地同落叶一齐扬上天去。

“哎呦!青春呀!”

作者逼逼时间:哈哈哈,此章又名“打是快,剑是乐,乐到不行用拳挥!”

限流我日你个棉花糖呦!

Present03

#多宝丸X百鬼丸

#微原作基础的现代pa(?)

那段红绳最终还是被扔掉了。

多宝丸起床的时候百鬼丸已经不在了,多宝丸鞋子也没穿就冲出房去找,冲出走廊时突然听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楼下传下,慈详又饱含力量,一听就知道是倍受尊敬的长者。

“你叫百鬼丸,是吗?”

透过旋转的楼梯栏杆,大理色的地板繁格缕花层层叠叠,一老一少相立而对,多宝丸惊奇地看到百鬼丸望向长者的方向,缓缓地,却不是毫无目的地点了点头。

“你很有天赋呢。”长者微微地笑,他布满眼翳的双眼虽看不清了,但他的心比一般有眼睛的人还要清明。他仰头,角度正对楼梯口的方向,这回他一眼也不慈详了,毫不留情地大声向上喊:

“喂!上面的小子!你还要偷窥到几时!”

这声响,地动山摇,把一整栋楼的人都震醒了。处于清醒状态的多宝丸只觉得耳内轰轰隆隆,犹如一串响竹近在耳边地噼里啪啦,还连不及捂耳朵就是半聋痴呆的状态了。

啊……

清醒过来的多宝丸羞愤地发现自己竟然被喊声震昏过去。他一睁眼就看见百鬼丸坐在凳子上抓着两片全麦面包啃,这次他吃得慢了,一口面包要嚼三四下,百鬼丸非常认真,就好像没什么事情比吃面包更重要了,从侧面看可以看见他鼓出一个包的脸颊,他用力地咬,下巴耸动,唇齿间发出嗞吧的咀嚼声,连小巧的鼻子也随嘴巴的动作一上一下地动——这动作使他的整张脸都变得鲜活了,即使他的眼睛还是像塑料珠似的,但多宝丸终于可以真切地确定百鬼丸真的是个人,而不是玩具或人偶什么的。

“少爷…你要用早餐吗?”

反应过来时,多宝丸才惊觉自己一直盯着百鬼丸吃面包,连要洗漱,更衣,吃早餐都忘了!

见鬼了!

多宝丸飞快地窜下床,手忙脚乱地冲到洗手间,他猛地泼了一捧水到脸上,狼狈地对着镜子喘气。镜中的自己眼中充满了紧张与困惑,水沿着他的两颊往下淌,滴嗒,激起水洼的一片波澜。

多宝丸想,还是要找百鬼丸打一架。

用完餐后,多宝丸要和百鬼丸在后院上他俩的第一堂剑术课,而老师正是刚才的那位长者,叫琵琶丸,也是一名灵辨者。

但相比剑术,多宝丸更迫切地想知道他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与百鬼丸沟通的。回想起百鬼丸的点头多宝丸仍感到不可思议,要知道一整天的相处下来,百鬼丸别说点头了,连个正面的眼神也没有给他。多宝丸忿忿不平地咬牙,望着百鬼丸的眼神增添了一分不满。

“我要先休息一下,你们俩先对打一下练练手。”尾声落下了一把木剑,沉甸甸的重量,对六岁的孩子来说,体积也是巨大。可多宝丸不是普通的六岁小孩,即使重,他也不会怨,他只会一声不坑地举起来,挥,斩,扫,转,在短时间内他就表现得轻松上手了。

多宝丸将剑横挥,剑风激起地上的一层落叶,一叶旋飘至半空中,静落下时剑锋已直指一处咽喉。多宝丸居高临下,如火般熊熊燃烧的战意从他的四肢百骸中迸发出来,他阴暗凶狠的目光正对百鬼丸淡漠的眼睛。

那双深褐色的瞳,从初遇至今都是冷漠,极致的空与静,多宝丸从来都不能从中感应到情感与欲求。

但是现在——

百鬼丸转动手腕,木剑在他手中翻面,在多宝丸的眼中,那双玻璃珠子终于极慢地转向了他,沉寂的深暗色块浅晃着碎光,潭水划开清冽的弧波,多宝丸恍惚听见鸟鸣,振翅,无数的刺与火焰从百鬼丸的眼瞳中盛放,如玫瑰,似魅蝶。

剑斩了过来,直逼要害——

“哈哈哈!!!!”

多宝丸觉得,他好久没那么快乐过了!

他大笑地跳跃着冲上去,百鬼丸与他的剑相缴,发出尖锐的碰撞声。多宝丸发疯地进攻,追击,他每一下挥剑与百鬼丸相碰都使他虎口发麻,他与百鬼丸的身上陆陆续续出现伤痕,鲜血,痛苦,纠缠,再纠缠。

最后干脆剑也扔了,用拳头来表达最真挚的情感。多宝丸知道这很野蛮,这不是大少爷的行事画风。但他不在乎这些了,他只是觉得快乐。

这种快乐把他的身体劈开了,他狠狠地揍向百鬼丸的脸,百鬼丸同样狠狠地揍向多宝丸的腹部。他们的眼瞳中闪耀着同样的光,他们感受到了同样的快乐。

“!!”百鬼丸张开嘴,如果他能发出声音,那么他发出的肯定是一声激烈亢奋的嚎叫。

‌“触觉嘛…”琵琶丸摇摇蒲扇,在树荫下悠然瞧着远处打得难舍难分的两少年,突然他噗嗤地笑出声来,爽郎的笑声高高地同落叶一齐扬上天去。

“哎呦!青春呀!”

作者逼逼时间:哈哈哈,此章又名“打是快,剑是乐,乐到不行用拳挥!”

Present02

#多宝丸X百鬼丸

#微原作基础的现代pa(?)

十分钟后。

如果百鬼丸作为生日礼物是件商品,那么客户电话将被一名叫“多宝丸”的小少爷打爆,并接通的第一句话就是咬牙切齿的退货!

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从对方的口下夺“食”,多宝丸气得直接用手捂住对方的口,牢牢地摁住对方厉声威胁道:“别乱跑!别乱跳!别乱吃东西!”

这家伙仗着自己六感俱失简直像是一个侏罗纪的野人,奔跑的速度似箭,窜树攀藤的功夫也是一流,他对多宝丸竭尽全力的追捕呵令置若罔闻,自顾自地拾起花与叶子,虫子,甚至是泥放入嘴里。

啪!

大力拍飞百鬼丸手中的“食物”,多宝丸光追上百鬼丸就气喘不止了,他也不管对方愿不愿意了,打算一手捂住对方,一手就这样押着他回屋。

唉,回屋蛋糕饮料海鲜面汤…要什么吃的没有啊。多宝丸也是心累至极,推着百鬼丸前行十分艰难,从后院到回屋十几步距离竟走得度日如年。

“额…我受不了了!”多宝丸大喝一声,猛地牵起百鬼丸的手朝外奔,他也是急了才出此下策,要百鬼丸中途一挣再爬上一棵树采果啮花,料他体修课满分也定不了他乾坤。

出乎意料地,握在手中的手安分得很,身后的百鬼丸也乖乖地跟着跑,一步也不落下,朝东不朝西,朝北不朝南。

简直听话得不可思议。

终于带到里屋了,多宝丸溜了暗门,直接将人带到了自己在二楼的房间。确定没有引起骚动后,多宝丸替百鬼丸洗了脸,又换了一身衣服给他,百鬼丸全程木木呆呆地,像人偶一样任凭摆布。

安静下来后,多宝丸苦恼地发现沟通存在很大的障碍,但从刚才的接触看似乎牵手对这家伙有稳定作用,而且有些指令稍加引导他还是可以明白的。

但沟通还是非常大问题…可恶,真麻烦!

好好的一个生日宴会就这么泡汤了!百鬼丸真是多宝丸从出生到现在遇到的最大麻烦了,他现在对百鬼丸的怨气颇大,但牵着他的手又不能放开,怕一放开他就跑了。百鬼丸的体力看得出非常好,经历了一系列运动后连一滴汗也没从他的脸上见着。

“啊,是管家吗?是这样的……嗯我也没大碍就有点不舒服…代我向他们道歉吧,谢谢你了。”

挂了电话后多宝丸弊不下气轻轻打了百鬼丸的肩两下,“都怪你啦!我生日会都挂掉了!”

怎料这一拍好像触开了什么开关,百鬼丸张开嘴,露出雪白的牙齿,面瘫着一张脸就冲着多宝丸的手指要咬下去,这跟他要吃花吃叶子吃泥巴的样子一模一样。

“呃啊!!!”多宝丸一个敏捷的大跳闪开,一手掌挡住百鬼丸蠢蠢欲动的牙的同时他以最快的速度再度拨通管家的电话。“管家!给我拿吃的上来!不管品种了!要多少拿多少!”

一番鸡飞狗跳,狼吞虎咽后,吃饱喝足的百鬼丸在多宝丸的房间里走来走去,走着走着他在一盆长势喜人的茂盛兰草前站定,然后呯地仰面躺下,就再也一动不动了。

这…这是在睡觉吗?多宝丸嘴角抽搐,莫名联想到那种动不动就诈尸的僵尸片。

“喂喂,要睡也要床上睡,睡地上会感冒的!”幸亏地上铺了地毯,多宝丸可没心力再帮百鬼丸换衣服了。多宝丸去扯地上的百鬼丸,他没用多大力就成功令百鬼丸转移了。

让百鬼丸睡自己的床说实话多宝丸心痛了,但床也大容得下两人,而且多宝丸也是后怕不看好百鬼丸他又会做出什么令他心跳骤停的事来。

“晚安。”

百鬼丸安静着,在黑暗中大大地睁着眼,像水中的鱼一般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你不闭眼睡吗?”

多宝丸尝试着教他,他把百鬼丸的脸掰向他,冲他演试。“像这样哦…闭上,然后睡觉。”

百鬼丸大睁着眼睛,一眨不眨的,静默。

完全无效……多宝丸叹气,直接用手覆上双方的眼睛,用腹指小心地顺下眼睑,他循循善诱着,耐心又温柔:“百鬼丸,闭——眼——”

多宝丸可以感受到掌心的睫毛轻颤,像他们初见的那只蓝色蝴蝶,不安的翅膀,怎么也安定不下来。

百鬼丸静了一会,突然打掉了多宝丸的手,而且翻身去睡,任多宝丸再摇再唤也不转过来。

听话什么的,果然都是假象吧!多宝丸想。

算了,睡觉去,不和他一般见识!多宝丸气哼哼地也转过身去,两少年相背而卧,中间连着一根红绳——那是多宝丸为了以防万一绑在两人手腕上的。

“晚!安!”

多宝丸睡去了,他不知道的是,百鬼丸轻轻地眨了一下眼睛,又眨了一下,闭上,几秒后又忍不住似地睁开了。

百鬼丸半垂眼帘,也不知在想什么,他的手指不自觉地磨蹭着那圈红绳,他的指尖蹭了又蹭,刮了又刮,红绳却还是安稳地套在他的手腕上。

作者逼逼时间:我还是对百鬼丸睡觉睁眼抱有疑惑,即使他丢失了视觉我也觉得……我有种猜测,眼睛会不会作为百鬼丸感应灵魂的窗口,就闭上眼他唯一的感识功能也没了像死了一样他会害怕这种感觉,于是睡觉也坚持睁眼…

Present01

#多宝丸X百鬼丸

#微原作基础的现代pa(?)

一层楼高的蛋糕塔,堆满桌面的糕点佳肴,已初有成人宴会的排场仪式,只不是熙熙攘攘的人变成了身着西装礼物吵吵闹闹的小孩。

多宝丸——宴会的中心,派对的寿星,刚满6岁的醍醐集团的小少爷,此刻正学着大人模样摇晃着高脚杯里的可乐,向包围住的女孩炫耀上次生日父亲送了他一条鲨鱼。

“啊好厉害!真难想像这次的生日礼物会是什么呢!”

多宝丸在赞美声中陶陶然,扬声道:“当然不会比上次差!”

“啊?难道是非洲狮或美洲豹?”

其实多宝丸也不知道父亲给他准备了什么礼物,但凭直觉,他已经随时准备向众伙人炫耀,接受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了。

手机突然响了,多宝丸接通,兴奋地叫起来:“爸爸!”

另一边传来熟悉的宠溺笑声,父亲神秘地低语:“来后院吧,瞧瞧你的生日礼物。”

“哇吼——!”多宝丸跳起来,不再理睬他人,一溜烟地奔向僻静的后院。

蔷薇花静默盛开的后院,除了笑着的父亲外,还多了一个陌生的小孩。那小孩比自己高,短头发,从侧面看根本不明雌雄,此时他已聚精会神地盯着一只停在他鼻尖的蝴蝶出神。

蝴蝶的翅膀是艳丽的蓝,它轻颤翅膀却并没有飞走,看样子是真把少年的鼻尖当做了兰花。多宝丸认出了那是蓝色多瑙河蝶,是父亲花了大价钱引进的。

父亲见多宝丸来了,拍拍少年的肩,蝴蝶被惊飞,少年的目光恋恋不舍地追过去,他的手抬起,指微动,像想抓又舍不得,过了好半天他才放下手并转过身来。

“宝丸,这是百鬼丸。”父亲揽过多宝丸的肩,两少年被围父亲的双臂间,多宝丸不得不看向百鬼丸,不过从一开始,他的注意力就全在百鬼丸身上。反倒是百鬼丸,从多宝丸出现到现在连个正眼都没瞧过多宝丸。

好个嚣张的小子!多宝丸心里有气,盘算着父亲一走就要好好教训少年一顿,用拳头干脆利落地打碎他面无表情的面具。

“多宝丸,这就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了!”父亲高兴地笑,全然忽视了多宝丸惊愕的表情,他继续说:“平时工作忙不能常陪你我很抱歉,百鬼丸就当你的玩伴好了,他比你大三岁,按理你应叫他哥哥,但称呼你自愿吧。”

多宝丸目瞪口呆地看着百鬼丸,难以置信自己横空出世了一个“哥哥”,而少年仍旧一派淡漠,太阳光下的深褐色瞳从头至尾就没有过丝毫的情感波动。

多宝丸的视线几欲将对方射穿,他想拍一下对方,或是摇一摇,最好的能用小刀刺一刺看看会不会有赤红的血流出来。

没错,他怀疑了,怀疑对方根本就是个人偶或机器人,而且无论怎么说,用活人来当生日礼物也太奇怪了吧,这种礼物毫无炫耀资本。

“哦,百鬼丸是个六感俱失的人,他没有触觉,听觉,痛觉,视觉,嗅觉,味觉也无法说话。感知事物只能通过灵辨,这是一种很神奇的天生感知力。所以你放心同他玩吧!”

灵辨,能感应灵魂的能力。不久前听父亲说过,但却没有想到能见到践行者,而且……竟然还是作为他的生日礼物。六感俱失?

他……看不见我吗?

不……多宝丸暗暗吞下一口口水,他皱眉看着眼前目中无人的百鬼丸。他岂止看不见我,在他眼中我就是一团朦朦胧胧的灵魂体,连“人类”的概念都没有吧。

这样倒也对方才的轻视有了合理的解释,但多宝丸仍觉得不舒服,这种感觉说不上来,但多宝丸想,这不再是打他一顿就能轻松了结的了。

父亲也没发现多宝丸注视着百鬼丸的复杂眼神,自顾自地将两个一言未发的少年的手牵起来,交叠地搭在一块。

“爸…爸爸!”多宝丸慌乱地叫起来,脸腾地红起来。

百鬼丸的皮肤细腻,是人类正常的体温,他的手比多宝丸的手大一点,像感应到了什么,百鬼丸试探性地抓住了多宝丸的手,多宝丸的手瞬间僵硬起来。

“哈哈,从今往后你们俩可要好好相处啊!”父亲笑完就离开了,存心留独处空间给这俩小家伙熟悉熟悉。

“我才不要呢……”多宝丸小声嘟囔,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他咬咬牙齿,受不了似地将少年狠狠地拽过来,这下他的手是真切地握住了对方的了。

他们间的距离猛然缩短,明知对方听不见,多宝丸还是要在百鬼丸的耳边认真地说一遍:“你可要记住了!”

拗执地,一字一顿地,每个字都生硬坚实地,带着迫切庄重的气息希望能铭在对方的脑海让他永远不忘记。

“我叫多、宝、丸。”

“绝对!绝对!要记住!”

作者逼逼时间:百鬼丸真——(宇宙级比划)好看啊!!为什么我要那么早追番?!什么时候百鬼丸恢复视力啊!呜呜呜骨科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