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塘

我有女朋友了

Hate

※凯胖

01课后辅导

两张桌子是被迫并在一起的,一张画满了生殖器与乳房双层奥利奥和墨西哥卷饼,一张桌面倒是干干净净,桌边角却有很多刻痕——那是kyle用美工刀刻的,cartman每坑他一次他就刻上一刀,以此警醒自己。

数学书摊在中央,谁也不愿碰它,kyle手肘搭在桌面上,他的黑笔在那本空白得可怜的数学本焦躁地上划来划去,彰显主人消失殆尽的耐心。

“tana+……”他的黑笔生硬地划出一道锋利的弧线“这就是个公式!你背熟它会死啊?!”

“cartman!你要再睡觉就给我滚出去!”

啪!黑笔被用力摔到了桌上,反弹跳到桌脚。

cartman悠悠睁开一只眼睛,他的一只手撑着脸,两手空空目光呆滞不用看就知道他的脑子根本就没有思考过背数学公式。

“妈的kyle你以为我想待在这?这愚蠢透顶的数学辅导!所有数学家都该闷死在娘胎里!”cartman一开口kyle就清楚这场辅导本身就是错误。他捂住脸,强忍想把cartman扔出窗外的想法。

“那你他妈滚吧!”kyle自己开始收拾书包。

+

cartman的眼睛是漂亮的天蓝色,微冷,清凉,容易令人联想到微风吹拂万里无云的晴天。kyle一直不懂,从这样的眼睛里投射出来的目光为什么总是那么炙热,几乎是化为实质的火枪,弥漫着不怀好意又恶劣的烟薰。

还有一股令人作呕的甜味儿。

“别盯着我。”kyle冷笑地瞪过去,他把数学书扔回caryman的桌面。

呯!数学书与黑笔重逢了。

“你的嘴唇看上去很软……”kyle以为cartman又要说什么恶心话了,却惊讶地发现cartman的视线迷离了,天蓝色潋滟像贝加尔湖面上跳跃的月光碎片。

“你说什么!?”

kyle真的受到了惊讶。

“我说你的嘴唇看上去像蠕动的鼻涕虫!”

这才正常。kyle愤怒的同时松了一口气。

“你才是!你这坨腐肉!死胖子!”kyle一把攥住cartman的衣领,cartman脸上立即露出kyle熟悉的令他恼怒又厌恶的讥笑表情。

然后他肯定会笑着骂“嗯哼是吗?你这个浑身蛆虫的犹太佬——!”

然后cartman吻了他。

+

滑进来的舌头像某种黏糊糊冰凉凉的蛞蝓,它探头闯入陌生的洞穴,舌尖微微颤抖,好半天没有动作。

上!帝!啊!kyle浪费了三秒钟来质疑cartman吻了他的事实。

时间卡得微妙,似乎查觉到了kyle的苏醒,那条蛞蝓马上展开攻势,它强硬地扫过kyle的口腔,逼迫着kyle的舌头往后退,像要把kyle的舌头推下咽喉占领这个洞穴。

“What the fuck!”kyle低声怒吼,竭力忽视cartman嘴唇柔软的触感,一拳把cartman轰回了椅子上。

“你出了什么毛病?!”kyle还想打,他觉得cartman这已经不是欠打的程序了。

这是堂而皇之的性骚扰!

+

cartman低低地笑,他卧在座位上衣冠不整鼻青脸肿看着狼狈,但他的轻浮的气势挫败了kyle怒发冲冠。他一句话也不说,就笑,笑得脸颊上的肉一抖一抖的,天蓝色眼睛里的光完全暗下来——

只映出kyle暴怒的脸。

kyle的下一拳怎么也挥不下去。

你瞧啊,都是捉弄人的把戏。无论是眼神,情话,吻,还是那双天蓝色的眼睛。

黑漆漆的情感泛上胃,哽在胸腔的气管上不来下不去,kyle真希望周边能有一把剪刀或斧子什么的捣碎cartman阴冷的笑脸。

kyle把cartman抓起来,他的双手紧紧地圈住他的腰,这个拥抱看似缠绵实质恶毒。cartman像株没养分的快死的植物依附着他,他勉强地掂起脚,努力地寻找支撑点让自己站稳和涨红了脸曲腿去踩kyle的脚。

kyle立即托着他的腿把他往上抱。

cartman挣扎得更加剧烈,“kyle!我警告你!放开——唔?!”

张开,竖起刺,朝下倾倒,贯穿你憎恶的敌人吧——kyle听到内心有个声音沙哑地呢喃道。

于是他低头咬住了cartman的嘴唇,将他的身体勒紧再勒紧——

粉红色的土壤上,娇艳的红玫瑰在黑色荆棘丛中盛放,水滴型的花蕾沉沉甸甸,一簇接一簇攀满雪白的城墙。

这种象征着“亲密”的距离,在他俩人之间只有两种情况出现:打架,还有打架。

所以其实他们都心知肚明:

这根本不是接吻。

+

cartman就是cartman,他不可能是娇滴滴的女孩儿,也不可能是听话认真学习的乖宝宝。他词汇量惊人的脏话,为毁灭世界而生的天赋,与kyle每一行都相克相杀的对立面。

kyle面无表情地擦掉嘴角的血,冷漠的眼神犹如在看一只蝼蚁,cartman以同样的眼神回敬,他们的嘴唇都好像经历了一场凌迟,衣领上沾染着乱七八糟的血液。

浓郁的血腥味在唇齿徘徊,都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

面对cartman,kyle往往没有理智可言,cartman同理,他们总能快狠准地戳爆对方的痛点与怒点,然后疯狂地折磨,撕咬对方,不露点骨头,流点血是对不起这场战役的。

cartman被kyle推倒在桌上,头旁边就是自己画的高昂的鸡八,他的小腿感受到kyle课桌凹凸不平的边缘,他还没来得及思索那是什么,只是本能地厌恶那硌得肉痛的感觉。

不,他只是单纯厌恶kyle的一切。那愚蠢的大鼻子蓬松的红头发!那竹条梗般顷长笔直的躯干!那可恨的在阳光下折射出宝石光泽的祖母绿眼睛!cartman发疯地恨着kyle的一切!

他恶狠狠地瞪着kyle,想着该啐他一口还是踹他下体。

啪嗒,kyle解开了cartman皮带扣子。

cartman突然就什么都无法思考了。

+

cartman离开的时候踩碎了kyle的黑笔,将无辜的数学书狠狠掷到了垃圾桶。

“我明天就告诉那个臭婆娘是你扔了我的数学书!”cartman踉踉跄跄地跑出教室,边跑边骂骂咧咧,还不忘朝后比中指。

+

“cartman!听说kyle昨天课后辅导你数学?你们俩打起来了么?哈哈哈”

“呸!”cartman比了个中指,“我他妈爱、死、数、学、了!用得着他辅导!”

“哈哈哈哈,你是学傻了吧,大夏天还戴围巾!”

“老子乐意!你他妈的滚开!”

+

kyle收回视线,轻轻的,他的手指抚过他的桌角。

那上面,多了一道崭新的,浅浅的划痕。

评论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