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塘

我有女朋友了

特别关注

#龙嘎

#ooc!

虽然你不认识我,但是我……已经喜欢你好久好久了。

01

郑云龙打开许久未营业的微博,他习惯性地点开阿云嘎的空间,往下拉,默默地视奸一遍新发布的内容,食指在点赞键上犹豫了一下,移开。点开评论区,热评挨个看,阿云嘎的美图或表情包一张张保存下来。

就这么刷刷刷,十分钟已经过去了。

“呜呜呜嘎子我真的好爱你啊!![玫瑰][哭脸]”

郑云龙的手指停了一下,这已经是句沉底的评论了,没人点赞没有回复,是常见的那种“沙砾表白”。

沙砾,从出现到消失都无人问津。表白,类似的话再往下翻就有十多条。

郑云龙把这句表白又看了一遍,又确认了现在用的是小号。

于是他默默地点了个赞。

+

手机弹出了“内存不足”的警告,郑云龙打开电脑,插入数据线,把手机里的相片导入。

159张图片,完成度10%,名为“阿云嘎”的文件夹左下角的数据框不断刷新。

郑云龙在等待的时间也没有闲着,他登陆qq,置顶的“为爱为梦为音乐剧”的群组消息已经是99+了,他戳键盘打拼音首字母“y”“a”,词汇栏立马弹出一句“有阿云嘎音乐剧的票么?”再点回车发送信息,整个过程没到三秒。

嘀嘀嘀。

陆陆续续有消息更新,郑云龙眼球抓着关键词,把插打科诨家常注水跑题偏题的飞速掠过。

突然好友分群里的“一个挨千刀的”发来小窗加抖动。

“大龙你真是铁杆粉丝啊[大笑]后天的《蒙太子的爱情故事》你要不要?我陪侄女,你不要我就送人略~[奸笑]”

郑云龙轻笑一声,口形骂了一句“傻逼群主”。

“要,敢送人就宰了你”

对方发了一个“哎哟,我真的好怕怕哟”的扭屁股奸小人动图表情包。

郑云龙也不甘示弱,他回了一个阿云嘎美美哒微笑附字“就这样静静看着你”的表情包,那个图片上还有一朵粉色的小花,是郑云龙无聊时P上去的。

敌方战力大减,发过来一串哭笑不得的表情。

“得了得了,知道你粉他了!给你给你!”

已经开始收拾背包的郑云龙直接无视了这条。

+

剧院老地方,舞台还是没维新,下面的红椅子围绕着舞台一排排紧挨,场地不大,座位不多,但观众人更少。

阿云嘎的票不难求,但郑云龙就怕错过了。

他来刷院来得早,剧院里冷冷清清,稀稀拉拉地坐着几个人,仔细一看还都是圈里的熟面孔。

郑云龙挑了个后排角落里的座位,坐下后就头靠着背垫补眠。剧演出地在北京,他人在上海,坐了一晚硬卧屁股疼脖子落枕,隔壁桌又是一群开黑嗨的小年轻,吵得他一宿没睡。

他在心底默念了一遍开场时间,调了一个振动闹钟。

(阿云嘎,下午一点半)

(阿云嘎)

(阿云嘎)

他就这么默念着阿云嘎的名字睡着了。

+

开场的前十分钟郑云龙就醒了,睁开眼发现观众多了不少人,九成女,九成九人中,或在刷手机或在聊天或好奇地张望四周。

郑云龙看了一眼手机,一点二十五分,还有五分钟。

随着时间的推移,郑云龙皱巴巴得犹如一个糟老头的暴躁青岛龙的心开始重新变得柔软,湿润,迸生出新鲜而炙热的血液。

郑云龙好似打了鸡血,一双大眼睛亮晶晶地盯向舞台,他的面容被一种名为“期待”的情感擦亮了,焕发出惊人的热情与单纯的孩子气来。

郑云龙眼巴巴地梗长脖子,像一只挨过寒冬求着初春嫩叶的长颈鹿幼崽。

终于,开场了。灯光由上至下打下来,啪嗒,剧院陷入了一片黑暗中,悠扬低沉的音乐伴奏悄然响起。

啪!灯光大亮,舞台中央出现了身着蒙古袍的阿云嘎。阿云嘎站定片刻,缓缓转过身来面对观众,他今天穿着外袍蓝内衬白头顶毛毡帽,左手腕带着一串朱砂。

整套服装衬他白净又挺拔的身板,干净又漂亮。

郑云龙心里痒痒的,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阿云嘎一开腔整个舞台就是他的主场,郑云龙只需要放心沉沦于他构建的剧景世界里就好了。他不会像评论家在鸡蛋里挑骨头严苛阿云嘎,也不会拿之前的作品同现演的作细节比较。

郑云龙把每一次观看阿云嘎的表演都当作第一次。

每一次,都是初见。

每一次,都是说不出的,快要满溢出心口的喜欢。

+

“他的每一场比赛,我都看过。”

“在我心底,最帅的最好的,全是他。”

+

阿云嘎偏过头看郑云龙,郑云龙心有灵犀地看过去。

两人对视。

阿云嘎正对镜头,笑得开心又真诚。

“我也是。”

评论(3)

热度(112)